欢迎光临~明清古建筑,徽派古建筑,明清老宅,徽州老宅,明清徽派古建筑,古明堂建筑,手机:13825556617

行业新闻

徽派古建筑正被慢慢“拆解” 购买收藏是推手

5月10日,成龙做客《新闻1+1》栏目,为持续了近一个月的徽派古建之争做了详尽的解释,4栋落户新加坡已成定局,另有10栋古建可能会落户北京、上海、香港。徽派古建的命运受到空前关注。2012年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数据显示,仅黄山市就有皖南古居6264栋,绝大多数都没有得到有效保护。近20年是徽州古建被人为破坏最为严重的时期。

徽派古建与山水合二为一

古徽州兴起于宋,包括今安徽省的黟县、歙县、祁门、休宁、太平、绩溪和江西省的婺源县。徽州山水又称新安山水,是中国山水画的模本,明代后孕育出了大批文豪和画家,这些人在建造房屋时,会用建筑承载自己的文化意识,更重要的是,他们十分注重与周边环境的协调,用房屋与山水对话。

徽派建筑以素雅著称,粉墙黛瓦不与自然争颜色,房屋之间相互谦让,都是低调谦和的样子。“你站在西递的山上向下看,一个村中最高大的建筑是祠堂,其他的建筑都差不多高,整个村子像音乐一样延伸开去。在徽州,没有两栋完全相同的房子。”徽州著名摄影家、徽州文保圈里的专家张建平说。

徽州古建是与徽州山水合二为一的,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中,才能体现出这样的美。西递、宏村以清乾隆以后建筑居多,旅游开发较早,所以保护得好,但是从文化积淀来说,这两个村子在徽州地区是排不上名的。故宫博物院里收藏的字画,凡经董其昌鉴定的,绝大多数都来自于叫西溪南的村子,那是因为当时的徽商发迹后,便去全国各地搜罗字画,搜罗字画就运回家乡,董其昌到了这里流连忘返,有那么多董其昌鉴定过的字画也就不足为奇了。洪坑曾被称为进士村,而许村一个村中就有15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雄村则是历经乾隆、嘉庆、道光三朝宰相曹振镛的故里。

拆卖古建筑成风 购买收藏是推手

成龙说自己买第一栋房子时大概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一栋房子才9000块钱,那恰是徽州古建境遇最糟糕的时候。老房子的后人无力维修祖宅,或是不愿再住在破旧的房子里,于是将房子闲置,皖南地区的梅雨季节对房子伤害很大,很多古建自然坍塌。这时有人来买,几乎是给钱就卖。

那个时期很多人都在收藏古建,很快将徽州古建的价格炒了起来,一栋房子的价格从不到1万涨到上百万元,高价没有使古建得到重视,反而迎来了一个破坏最为严重的时期。

“徽州三雕”是徽派建筑中木雕、石雕、砖雕的统称,是徽派建筑精美细节的完美体现,最主要的是,三雕体积小,单价低,易买卖。发现这些倒塌的老房子还有这些小构件可以赚钱后,当地农民开始疯狂地拆卸、出售自家的三雕。

5年前,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崔金泽去徽州一带做考察,发现路边是成片出售三雕的摊位和商铺,就像被人肢解的残体,触目惊心。今天,这个现象依然存在,只不过三雕的价格已经翻了上百倍,一块精美的木雕已经能卖到60万到80万元。

在利益的驱使下,继拆祖宅之后,偷盗也成了风。“现在谁家要是有精美的三雕都要藏起来,不藏起来半夜就有人攀着梯子上去撬掉偷走,不管你这宅子是‘国保’(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)还是‘省保’(省级文物保护单位),都一样偷。”张建平说。

当初买老房子的那些人,一部分人现在已经成了大文物贩子,当然,他们更愿意给自己冠上一个“古建收藏家”的名头。在北京郊区就有一位这样的“大收藏家”,10多年间他收购了100多套老宅,他对朋友说,他才不关注这房子的历史,这些老宅在他眼里只是一堆精美的构建,任由他拼装组合。去年他就组装了一套“怪宅”,安徽老宅的前脸搭配典型的北京官宅后身,中间放安徽买来的戏台子,这套南腔北调的宅子是卖给一家会所的。当下像这家会所一样想要买老宅做生意以彰显品位的商家还有很多,古建热销全国各地,生意暴利而抢手。

农民热衷拆旧建新

周边环境正在破坏

文保专家表示徽派古建筑最好的保护方式就是原址保护。保护的不仅是古建本身,还有古建与周边环境之间的文化关联,徽派古建则尤其如此。不过,整个徽州地区只有在西递、宏村、婺源这样旅游业发达的地方,古建保护状况还算不错。在徽州腹地,那些真正的徽州文化精髓所在的村落,破坏已经到了满目疮痍的程度。西溪南、洪坑、许村、雄村这几个村落都地处偏远,破坏已十分严重。2005年,在这些村子里还能看到老房子连在一起的景象,2005年以后就基本看不到了。“农民把老房子拆了,因为他们无法与老房子对话,他们不知道老宅的历史和意义所在。新建的房子很没教养,瓦片花花绿绿,房子抢着建高。”张建平说。

除了古建被毁,与古建呼应的周边环境也正在破坏。徽州文化的核心是农耕文化,所以房前屋后都是菊花、稻田,在朝为官老来解甲归田是中国士大夫们共同的理想,但在徽州某些地方却出现了挖掉农田建公园的怪事。近日,张建平发现西递村明清年间的石板路被拆掉了,换成了水泥路面,这一行为引起了文保工作者们的强烈反对,并奋力阻止工程继续进行。“推了农田建公园也好,给古村落换石板路也好,都是因为不懂徽州的文化,才会出现这样的行为。我去巴黎卢浮宫时特意认真看了看卢浮宫前的石板,也有裂缝,可那是历史的积累。我特意拍下来,拿回来给我们当地的官员看,希望他们能理解,保护文物必须尊重历史。”张建平说。

鼓励市民认领老宅

政策成效并不理想

古徽州地域范围大部分属现在的安徽省黄山市管辖。如此丰厚的文化遗产令人羡慕,却也令人痛苦。黄山市仅在册文物古建就有6000多栋,这6000多栋都没有保护级别,散落在各个村中。黄山市2007年出台了7项措施,鼓励城市居民认领老宅,修复后可用于经营或度假,6年过去了,政策有些成效,但并不理想。修复一栋老房子,需要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的投入,有这样的经济能力的人毕竟是少数。

成龙曾表示维修古建是一件费时又费工的事,他请到了苏州古建收藏家朱华明主持修缮工作,投资达数千万元。对于修缮成果,张建平给予了肯定,“我看了看图片,修的还是挺不错的。”

纵观国外对古建筑的保护,可谓方法多样。其中,很多国家都以国家信托的方式进行保护。国家信托是一个政府引导的专业文化遗产基金会,每年确定项目,由各大财团出钱修缮文物,作为回报,政府会对出资财团进行宣传或给予税收优惠政策。新报记者顾明君

栏目导航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张总

手机:13825556617

电话:13825556617

邮箱:1307790685@qq.com

地址: 江西省鄱阳县油墩街街镇白马山80号

关闭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
二维码